Posted by: happyangelclub | 九月 18, 2007

关于公积金改革政策

2007-09-18      转载:联合早报


 

 

新一轮改革所有会员受惠 公积金存款可获 更高利息与回报

 

● 林慧慧   所有公积金会员的存款将可获得更高的利息。政府在最新一轮的公积金改革中,除了提高公积金存款的利率,也制定了一套新利率制度,让会员的储蓄享有更高回报。政府希望借这一系列全方位的改革措施,协助新加坡人,特别是中低收入者,累积更多储蓄应付晚年的生活需要。   从明年11日起,公积金会员的特别、保健储蓄及退休户头(简称联合户头)的利率会从原本的固定利率,改为浮动利率,会员在这些户头所得的利息会以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的利率额外加多一个百分点来计算。 延后提最低存款者 获红利最高达1500   另一方面,为了缓冲延后提取公积金最低存款这项新措施对年长者造成的冲击,政府将给予这些年龄介于5057岁、最先需要延后提取最低存款的年长者一笔一次过3%5%的红利(Deferment Bonus,下称D红利)。   这些年长者获取的红利最高可达1500元,不过这笔款项将直接存入他们的退休户头。   与此同时,为了鼓励现年54岁到63岁的公积金会员延后提取他们的最低存款,政府也拨款5亿7000万元设立一项自愿延后红利(Voluntary Deferment Bonus,下称V红利),会员每延后一年提款,可获得的红利可以高达600元。   人力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向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宣布了备受人们关注的公积金改革细节。李显龙总理最先在上个月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勾勒出政府为帮助国人应付退休生活的全盘计划。   更高的公积金利息和就业入息补助,等于政府每年得拨出超过11亿元来落实这个措施。此外,政府也会拨出12亿元,给予年长公积金会员一次过的D红利和V红利。

黄永宏昨天在长达一小时的发言中,以数据和海外的实际经验多次强调推行这些改革措施的迫切性。他指出,就如在处理沙斯(SARS)、恐怖袭击或者是经济衰退等危机一样,政府在应付人口老化问题时同样采取未雨绸缪、为长远计的策略,果断推行必要的应对措施。   根据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在去年满62岁的新加坡人当中,有一半会活到85岁或以上,而20人中有一人会达100岁。联合国调查也估计,到了2050年,全球最多老人的排行榜上,新加坡排名第四。     黄永宏指出,全球多个国家在养老课题上一直踌躇不前,先进国英国甚至把问题转移给下一代人去解决,打算40年后才把领取养老金年龄从65岁延后到68岁。   他说:“新加坡不能等40年后才解决问题,要是选择等待,不做好准备,新加坡人在又老又需要依靠的时候将面对更痛苦的处境。”   他指出,这次的系列改革措施将进一步巩固现有相当健全的公积金制度,而正在探讨中的长寿保险将有助“填补制度中的空缺”,给长寿的新加坡人财务上的保障。   他透露,长寿保险很可能效仿健保双全(Medishield)的设计:由政府为基本配套承保,而那些要额外保障者可以向私人保险业者购买附加保险。 林彬率委会半年后 提呈长寿保险建议   为确保最终出台的方案能满足不同人的需要,政府委任全国工资理事会主席林彬教授领导一个包括学者、基层、工会和非官方机构等代表的委员会,对这个课题进行深入研究,最迟半年后给政府提呈建议。   就如较早前李显龙总理所宣布:从明年11日起,会员公积金户头总存款的首6万元(普通户头里不能超过2万元),政府将多给1个百分点利息。大约有七成公积金会员总存款不到6万元,他们从这项改变中将获利最大。   为了防止会员利用这笔额外利息进行投机活动,公积金局设下了一项新限制:从明年41日起,会员普通和特别户头内的首2万元存款将不准用在公积金投资计划(CPFIS),只可以用来购买住屋、投资在公积金指定保险计划以及支付教育费。

  昨天共有14名议员针对部长声明提出看法。国会今天复会时将继续辩论这个课题。

2007-09-18        转载:联合早报


 

 

黄永宏:联合户头利率 与政府债券挂钩最稳

 

     邓莉蓉 林慧慧 龚慧婷      林佩碧 刘慧芬 周殊钦 蔡慧玲 林妙娜 傅丽云 韩宝镇   要获得更多回报,就必须承受更高的风险,然而拿新加坡人的公积金存款来进行较高风险的投资却是不明智的,因为大多会员的存款都不多,经不起亏损,更重要的是,年长会员要靠这笔存款养老,他们承受不了高风险投资。   黄永宏医生昨天向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指出,要设计一个波动不大、回报率又高的利率制度“既不可能也不对”,因为这意味着当局必须利用其他会员的存款或纳税人的钱来抵销损失。   这也是为何政府在与业者进行广泛咨询之后,最终选择了一个相对保守的方案:让特别、保健储蓄及退休户头(简称联合户头)的利率跟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的利率挂钩。   目前,公积金联合户头的利率大约是4%。新利率制度明年11日生效后,这些户头所得的利息会以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的利率额外加多一个百分点来计算。   换句话说,要是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平均利率有3%,那公积金联合户头的利息就有4%。另外加上政府给予所有公积金户头首6万元存款的额外一个百分点利息,会员联合户头的新利率可以高达5%   黄永宏举例说明新利率制度可为公积金会员带来更高回报。以一名普通户头存款已经用尽,但联合户头有多达6万元存款的会员来说,跟目前的利率计算方式相比,这名会员20年后可获得的额外利息高达17900元。   他说,最理想的做法是让利率跟3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挂钩,但是由于政府并没有发行这么长期的债券,而发行中的15年和20年债券交易量不高,所以政府才会选择让新利率跟交易活跃的10年债券挂钩。   以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的利率额外加一个百分点来计算联合户头利率,主要是做为把利率挂钩在较短期债券的一种补偿。   一些人会因此质问为何只提供多一个百分点的利息,以及为何把可赚取额外利息的存款顶限设在6万元?

黄永宏对这些问题的回应是:“公积金制度是一个存款制度,不是一个津贴制度。援助津贴应该通过其他方式分发,而且也应该只发给有需要的人。”   从过去的记录来看,10年新加坡政府债券的利率最低曾跌至1.8%,最高曾上升到5.8%   黄永宏说,为了帮助公积金会员“适应新的浮动利率”,政府将在新利率制度推行的首两年,保证联合户头利率至少有4%,直到2009年底。   公积金局将会在5年后检讨这个新利率制度,必要时做出调整。   黄永宏说,那些公积金存款超过6万元,而又不介意承担更高风险以换取更多回报的公积金会员,当局会考虑在日后通过不同渠道让他们投资自己的存款。 确保公积金会员晚年有经济保障 政府将成立委员会探讨长寿保险计划 政府将成立一个委员会,专门探讨长寿保险计划(longevity insu- rance scheme)如何确保公积金会员能在晚年享有经济保障,以及满足不同会员的需求。   委员会将由全国工资理事会及生物道德咨询委员会主席林彬教授领导,成员来自学术界、基层组织、非政府机构及工会。委员会预料半年后提呈报告书。人力部长黄永宏指出,选择林彬担任新委员会主席的原因是他在处理复杂课题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他说:“当我问他是否愿意担任委员会主席时,他开玩笑说自己确实够老。林彬教授不老,他是个宝,有经验且保持活跃,积极为社会做出贡献。”   部长说,要确保公积金会员的储蓄不会提早用完,购买长寿保险是最具经济效益的做法,政府因此认为有必要落实一项全国性的计划,让所有活得比较久的公积金会员的晚年生活有保障。   他说,很多人购买保险是希望万一出事,家人能有所保障,可是为自己购买保险,以防自己活得比预期中长命的概念,对很多新加坡人来说却是新颖的。   黄永宏说:“简单来说,当你购买长寿保险(或较迟领出的年金),你就能在达到指定年龄后,每月领取一笔生活费,直到你逝世为止。”   部长表示,要求公积金会员现在为活得比预期长命的日子做财务规划是应该的,因为到那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工作,也可能没有家人可依靠。   政府要求公积金会员从他们的退休户头拿出一小部分存款来购买年金或长寿保险计划,而且希望从50岁以下的会员开始,目的是希望他们的晚年生活获得基本保障。   黄永宏透露,一些公众建议长寿保险计划可根据健保双全(Medishield)的模式制定,这与政府所想的一致。   他说:“和健保双全一样,公积金局可负责管理长寿保险的基本层(basic tier);至于那些希望获得更多保护的会员,可向保险公司购买附加保险。”   部长也认为,长寿保险计划采用的是集体风险分担概念,所以是一项公平的计划,没有特别针对哪一组人。保费可根据会员所面对的风险做调整,例如女性的寿命一般上比男性长,她们或许得支付更高的保费。   黄永宏相信,根据新的公积金利率,国人可从首6万元存款中获得多一个百分点(相等于7200元)的利息,这笔“额外”利息应该足以让他用来购买长寿保险。   长寿保险计划将使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变得更完善,因为它照顾了人口寿命延长所带来的问题。   不过,黄永宏指出,不同公积金会员有不同需求,例如一些较年轻会员希望提早加入,因为越早加入年金计划,费用越低廉;一些没有家人可依靠的年长者也表示有意加入;不支持者当中,一些表示他们有其他储蓄,有些则建议可通过延长退休户头,如从原定的20年延至30年等,因此觉得没有必要购买长寿保险。   他说:“我们应该灵活处理会员们的不同情况,以及允许透过不同的方式照顾他们的晚年。他们可选择购买长寿保险,也可以选择延长退休户头,减少购买长寿保险的必要性。

“总而言之,只要他们已经为自己的晚年做好准备,不会提早用完储蓄,我们就该感到心满意足。”

2007-09-18       转载:联合早报


 

 

人们害怕年金不能包吃

 

● 洪艺菁 人口老龄化问题将在数十年后对新加坡造成很大的冲击,政府现在着手改革中央公积金制度,是在未雨绸缪。议员穆马格博士(白沙—榜鹅集选区)和陈舜娘(东海岸集选区)在支持改革时,都不约而同地以雨伞来比喻公积金制度。   这样的比喻特别贴切。就如他们所说的,虽然伞在雨天非常实用,但其他时候有人却嫌伞麻烦或煞风景。这往往是一种情绪上的反应,尽管政府一再以数字证明许多人将活过85岁,很多人却不太相信。   一些人觉得穷人不比有钱人长命,因此有钱人从年金制度中获益最大。民间甚至有流言说,目前本地的长寿老人是移民自中国、印度的乡村人家,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人都不会那么长命。   民情联系组主席许连碹博士(丰加集选区议员)就指出,怕输的新加坡人担心购买年金会“包输”,即无法享有长寿的好处,又白白损失保费,因此要说服人们即使无法“包吃”,也会“包好”,非常不容易。   不少议员昨天辩论人力部长黄永宏医生所宣布的公积金改革措施时,都穿插了方言和民间的顺口溜,例如“老了How(怎么办)=老了嚎(哭)”、“无钱又无工”、“有钱没命拿”,“靠树树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怕挨不了”。这些都生动体现了市井小民内心深处的忧虑。   就如一些议员指出公积金改革要取得成功,前提是工人要继续受雇。公积金最低存款额提取年龄将从2012年起延迟至63岁,2018年延迟至65岁。退休者如果没有工作,又不能开始提取公积金最低存款,将两头不着岸。   政府计划在2012年立法规定雇主重新雇用退休员工,直到他们达到65岁。可是,目前6064岁的国人只有四成受雇,尽管有法定退休年龄,仍有三分之一的工人不到62岁就退休了。这项新法案又能否解决年长者就业问题?   此外,55岁以上的妇女只有22%受雇,许多女性的公积金户头存款也没达到最低存款规定,一般低收入者的公积金户头可能也没有足够的钱买年金。   凡此种种关于年金或长寿保险的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前校长林彬教授受委领导的委员会将加以探讨,人们应该踊跃趁委员会在六个月后提呈报告之前多提意见,公积金局也应借此机会向民众灌输理财知识,避免人们届时又情绪化地反对强制年金制度。

公积金制度的复杂程度,只怕连一些议员也未必全然了解,一般老百姓更是一知半解,许多人对年金制度的直接反应便是质问政府“为何扣着我们的血汗钱”。   议员们昨天代民众提出了他们的忧虑,可惜对于眼前的公积金这把伞是否够大、是否有洞、是否能够抵挡风吹雨打,却没多加探讨。   昨天没有反对党议员发言,但资深议员王雅兴(义顺中)却微妙地针对居民所提出的“政府能帮多久”的询问,指出“只要人民行动党执政,就有保障”。

有钱拿,谁不喜欢?然而,我们不得不问:这笔钱将来自何处?政府日后是否还会调高消费税?财政部第二部长尚达曼预料将在今天发言,希望到时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2007-09-18       转载:联合早报


 

 

50岁到57岁公积金会员 一次过获3%5%红利

 

 现年50岁到57岁的公积金会员是首批延后提取公积金最低存款的年长者,他们将可一次过获得一笔介于3%5%的红利,以缓减这项措施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这笔D红利(Deferment Bonus)是根据会员的年龄以及他们退休户头的存款来计算;年纪越大,可获得的红利就越多。   不过只有退休户头里的首3万元能获取这笔额外红利。   年龄介于54岁到57岁的会员可以获得最高5%红利。换句话说,要是他们的退休户头内有至少3万元存款,他们就可以获得最高1500元的D红利。   这笔红利将直接存入退休户头。55岁以上会员将可以在明年51日获得这笔红利。其余的会员则得满55岁,才能获取红利。   人力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在部长声明中宣布这些详情。他估计,有超过八成公积金会员会从中受惠。政府将拨款6亿5000万元支付这笔D红利。   与此同时,为了鼓励那些现年54岁到63岁的公积金会员延后提取他们的最低存款,政府也拨款5亿7000万元设立V红利(Voluntary Deferment Bonus),做为奖励:会员每延后一年提款,他可获得的红利可高达600元。当局并没有为会员延后的年数设限。   为鼓励年长工友继续工作,政府将提高他们所能获取的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简称WIS)。   目前,年长低薪工友每月所能获取的补助最多是100元。今后,55岁到60岁低薪工友最高可获得每月150元补助,而年龄60岁以上的低薪工友可获得的补助更高,顶限可达200元。   政府设立就业入息补助是为了提高低薪工友的受雇机会,同时对这些公积金缴交率被调低的年长工友做出补偿。只有年龄35岁以上、月薪不超过1500元,并且半年内至少工作3个月的工友才有资格获得这笔补助。

多名议员认为 政府应共同承担保费   多名国会议员认为,既然政府设计下的年金制度是个集合众人资源以分散风险的长寿保险计划,政府也应该成为贡献资源的一份子,透过某种方式同人民一起承担保费。   殷吉星(宏茂桥集选区)认为,年金制度作为新加坡下来应付社会老龄化的一项重要措施,政府可以借此机会同人民立下社会契约,即使动用部分国家储备金作为资助,也应该在这个全国性退休计划的形成过程中同人民一起承担责任。   “为了为新加坡人提供退休资金这个重要的全国目标,我们不应该避开使用部分的储备金来资助这个全国的退休计划。储备金已经达到一定的基础,用来资助全国退休计划所需的资金不会对新加坡储备金总额造成多大影像。”   他指出,政府必须参与这个过程,因为如果它将供养年长者的责任完全交由市场规则去决定,那就等同于政府除了负责设立这个制度外,就没有其他角色可扮演。   哈莉玛(裕廊集选区)则从人们在心态上所必须接受的转变来说明政府必须共同承担部分保费的原因。她指出,政府自1957年起所制定的政策都是旨在要求国人自力更生,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好准备,但是年金制度却颠覆了这个概念,转而要求国人共同分担长寿的风险,使得人们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个大改变。   官委议员詹惠凤在作出同样要求的同时,也呼吁政府别忽略一些在缴交公积金上有问题的社群,包括散工及家庭主妇。   据统计资料显示,由于很多女性在婚后即离开职场,以致她们的公积金存款一般都比男性的来得少。为此,詹惠凤要求政府考虑立法强制那些已达到公积金最低存款额的男性填补他们配偶的公积金户头以支付长寿险的保费。   另一个议员们认为年金制度值得商榷之处,就在于公积金会员只能在85岁之后才开始每月提取两三百元的安排。王雅兴(义顺中区)对85岁的年龄限制是否具有令人信服的依据质疑。他认为,灵活处理公积金会员可提取生活费的年龄限制,会有助于说服人民接受这项新制度。   持有相同看法的林伟杰医生(三巴旺集选区)说,尽管数据显示有一半活到62岁的国人会活到85岁或以上,但却没人知道有多少人会在之后一两年内去世。因此人们会从实际角度去关注自己在付了多年的保费之后能取回多少本钱。他希望政府在咨询过程中必须解决人民这方面的疑虑。   “还有那些没有公积金或公积金存款不足以缴付保费的一群人呢?他们包括家庭主妇、散工及一些自雇者,我们要落实强制性年金制度时不能少了这些人,政府是否会有一些援助计划来帮助他们呢?”   然而,对于年金制度应该加入多少伸缩性的问题,许连碹博士(丰加集选区)却持有不一样的看法。   虽然她同意年金制度可以增添一些灵活元素如加入“选择退出”(opt out)计划,但是能获准退出年金制度的人必须是极少数,以确保制度的可行性,因为只有当最多人参加这项长寿险计划时,规模经济的好处才能奏效,并协助维持保费在最低水平。 议员担心处“夹缝”者无法受惠   虽然即将改革的公积金制度可能加强大多数新加坡人的老年保障,但多名议员在国会辩论这个课题时仍担心一些处于“夹缝”的国人,可能无法从改革中受惠。   家庭主妇、残疾人士及因其他原因无法工作的人,都是议员们担心的群体。他们指出,这些人可能不是不愿意受雇,而是客观环境迫使他们无法找到工作。   随着法定退休年龄将会调高到67岁,公积金最低存款提取年龄将在2012年到2018年逐步提高到65岁。林伟杰医生(三巴旺集选区)担心,到时年长工友若在65岁前失去工作能力,间中几年的生活可能陷入困境。   他因此建议政府推出有弹性的计划,允许公积金会员在必要时从62岁起就能提取公积金作为生活费。不过,可提取的数额可以定得较低,让会员的户头保有更多的余额赚取利息。另外,一些散工、家庭主妇和自雇人士的公积金存款可能也不多,如果强制国人购买长寿保险,保费将是一个问题。林伟杰因此希望政府能允许这些人退出年金制度。   官委议员詹惠凤同样为散工和合约工人感到担心,因为尽管他们可能没有公积金,或存款不多,他们仍得面对提取年龄推迟所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面,她也指出,女性一般上比男性长命,如果购买长寿保险,她们所需付的保费也较高,但很多女性都在结婚后离职。詹惠凤建议除了为女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外,也应该强制丈夫在自己的公积金户头达到最低存款额后,为妻子缴付公积金。   潘丽萍(惹兰勿刹集选区)则指出,弱势群体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无法到社会上工作。低收入家庭的家庭主妇、残疾人士和他们的子女及家长都属于这群人。   她说:“除非政策制定者能够正视他们,主动帮助他们解决生活需求,否则或许可以把他们排除在拟定中的计划之外。” 应照顾国人心态上需作调整   多数国人仍不相信自己会活到超过85岁,并认定自己在晚年时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政府要让国人接受即将推行的公积金制度改革,需要照顾到国人在心态上需作的调整。   数名议员在国会上参与有关保障晚年生活的公积金改革细节的辩论时指出,政府在施行公积金制度改革的同时,也应关注国人的担忧,并以他们熟悉的语言传达有关平均寿命延长及年长者的就业机会的准确信息。   环境与水源部高级政务次长许连碹博士(丰加集选区)举例说,“人们反对强制购买长寿保险的原因,也是因为持有‘包输’(一定输)的心理。他们会说‘既然钱不能让亲属受惠,如果我死得早,我会不会吃亏?我之前给的血汗钱,却让少数有幸活到85岁以上的人受惠?’”   潘丽萍(惹兰勿刹集选区)则指出,政府也应该解释,消费税率调高后所得到的额外收入,用在什么地方。她说,坊间甚至流传政府“缺钱用”,或是整个公积金制度已经变成一个让国人自身自灭的制度的谣言。此外,不是每个新加坡人都愿意在退休后继续工作,因此当政府决定提高退休年龄时,一部份国人怨声载道,因为他们最希望的其实是提早退休后享受人生。   潘丽萍说:“这当中的许多看法虽然不属实,但是国人持有这些看法终究是我们应正视的事实,政府应该多与国人进行对话,消除他们的疑虑。”   成汉通(杨厝港区)说,本地报章上的一些讣告已显示,有不少人在90多高龄辞世,显示我们周遭确实是有不少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延长。他因此建议,应该多把活超过85岁的例子告诉国人,让国人逐渐接受平均寿命确实已提高的趋势。   “很多人都不相信自己能够活到85岁。在我们的社会,讲“死”是件避忌的事情。大家都很迷信,所以不要讲。可是问题就在于我们应如何把很多人活超过85岁的这个信息传达出去。如果更多人接受自己会活到这么老,他们就能够接受我必须做到老的说法。”     王雅兴(义顺中区)说,他的选区内有不少选民认为“生死由天注定”,因此,他希望政府在制定保障国人在晚年有足够储蓄的强制性年金制度(或长寿保险)时,能有更多伸缩性。   他说,例如允许那些想要让年金足以维持至80岁的国人,每月能多领取一点钱,让那些希望年金足以维持至85岁的国人,每月少领取一点钱。   杨木光(阿裕尼集选区)则指出,最让国人担心的不是公积金户头里面的存款是否足够,“而是有没有本事存到钱”。他因此吁请雇主响应聘请年长员工的号召,同时也照顾年长员工的健康。   他说:“我们要老了放心、老得称心、老还开心、老来有颗年轻的心、越老越年轻。” 市场人士欢迎联合户头加1%利率   受访的市场人士对于政府刚宣布的改革公积金制度详情,尤其是将公积金会员的联合户头(包括特别、保健储蓄及退休三个户头,简称SMRA户头)的利率,从原本的固定利率,改为同10年的新加坡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浮动利率)挂钩,外加1%利率的作法,表示欢迎。花旗集团经济师蔡学敏认为,这个额外的1%,将确保几乎所有公积金会员都能从中受惠。因为市场较早前预测,若仅仅与新加坡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挂钩,不管是什么债券,回报率都不足以达到目前的4%水平。 希望能公开债券价格计算法   新加坡金融服务专业人员协会主席梁实轩也有同感,他认为,这额外的1%真是个好消息,但他也指出,希望政府能公开债券价格的计算方法,让一切更透明,以免牵扯到利益上的冲突。虽然他相信政府不会使回报率下滑到4%以下,但他也希望这不会使公积金回报率成为大选时的“政治筹码”。   新加坡政府债券是由新加坡政府发行和担保的债券,分为新加坡政府国库券(T-Bills)和债券两种,政府国库券的投资期分3个月或12个月;债券的投资期,则从5年到20年不等。债券每半年派发一次票息,在债券到期时,投资者将得到债券的票面值。   据了解,目前债券票息虽然是以市场的供应需求来决定,但债券价格则是通过拍卖竞标来决定的。由于债券稳定性高,回报一般也不会太高。   但也有受访者指出,我国不像欧、美、日本等国,发行30年的政府债券,因此以额外1%的利率来填补10年和30年政府债券之间的利率差距,还是有点牵强。   蔡学敏认为,刚出来工作的年轻一代和公积金存款不足的人士,能率先从新的改革中受惠,因为他们的首6万元公积金存款将取得额外1%的利率。虽然他相信以长远来看,单是这一项,还是不足以应付新加坡人的退休需求,但以提高公积金回报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展。   针对公积金户头中的4万元(普通户头和SMRA户头各两万元),不能用来参与公积金投资计划(CPFIS),财务规划师刘崇瑜认为,若经过正确的财务规划,尤其是那些会自己进行规划的30多岁年轻人,从投资中所获得的长期回报,将超过公积金户头所能提供的回报。   今年30岁的陈玟全就是自己进行财务规划和投资的公积金会员。他指出,当市场好,投资正确的时候,他可以从所有公积金投资计划中取得50%的回报。因此,当获知新条例时,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公积金中的钱,在明年41日之前都取出来投资,以取得更高的回报和自由投资的权利。   根据公积金的网站,在新条例实施前,普通户头和特别户头(SA)存款都能用来参与公积金投资计划,但也面对了不同的限制。例如,普通户头中的可投资存款最高可达35%,可用来投资在股票、房地产基金或企业债券、10%用来投资在黄金和与黄金有关的产品等。名受访者就指出,若自己投资能取得810%的回报,他就会把公积金存款全部取出,拿来投资。但他也指出,SMRA户头回报达到5%,也的确使他在用这个户头投资前开始三思。   蔡学敏指出,目前通过普通户头和特别户头投资在公积金投资计划的款额,分别是259亿和62亿元,因此,他认为可供这方面投资的款项还有大约814亿元。

  其他受访者则指出,是否投资取决于对风险的态度。一些对高风险、高回报不太感兴趣的人则表示,既然钱放在公积金户头中,比定期存款的回报高,那多1%的回报率自然是好事。

年长工友:最关键是确保能继续受聘

 

  年长工友普遍担心工作不保,没有固定收入应付家庭负担。因此不论是政府决定逐步提高公积金会员最低存款的提取年龄,或是提供红利以鼓励会员自愿延后提取,对他们来说,最关键的问题是还要先确保他们能继续受聘,维持收入来源。   本报访问的工友多数在年龄50岁以上,当中有些仍在偿还每月数百元的房屋贷款,生活担子不轻。他们虽有工作,但收入不高,更担心随时可能丢了饭碗。另外年长工友也反映,他们所能从事的工作范围有限,选择很少,不过也明白政府推出新条例背后的考量,因此都表示只要能继续工作,延迟几年领取公积金最低存款,问题不大。   至于政府给予受影响者的延后红利(Deferment Bonus,简称D红利)及额外自愿延后红利(Voluntary Deferment bonus,简称V红利),受访者表示欢迎,能够帮助他们累积更多退休金。   59岁的庄来兴5个月前加入保安公司KH Security成为保安人员,月薪约1200元。他目前还在供房子,每月贷款400元,公积金普通户头里储蓄几乎耗尽。两个孩子刚开始工作,庄来兴不想加重他们负担。   庄来兴不受新条例影响,照旧可在62岁领取公积金最低存款,但他可选择自愿延迟以得到V红利。   他说:“我现在也不知道会不会延迟提取,有工作就可以,如果没工作怎么办?而且我们这把年纪的人要找工作真的很难,人家还没看到我,一听到我的年龄就拒绝了。老人家好像只可以做清洁工、扫地、收碗盘等,政府要老人继续工作,但雇主却不要请老人。”   庄来兴以前是烧焊工人,月入2000多元。后来因为年纪大,视力衰退而得辞工,之后找工作却处处碰壁,失业半年才通过社区发展理事会找到保安员工作。   “把最低存款提取年龄延迟多3年到65岁,或67岁还可以,但最好不要再提高了。要不然越拖越久,这毕竟是我们的钱,如果以后延迟到70岁、75岁,也不知道是否等得到。”   目前无业的吴水发(60岁)则正在积极找工作,他上个月出席新瑞吉酒店的招聘活动,应征当收货员或健身房管理员。问他是否会考虑延后提取最低存款,他一口拒绝。“我的最低存款大约有1万多元吧,但我应该不会延迟,因为我需要用钱,没有办法。不过只要能找到一份工作,到时候可能不会介意延迟一两年。”   57岁的杨棋全将是第一批受调整影响的国人,得等到201363岁才能提取最低存款。他现在是保安人员,月入约1300元,公积金退休户头估计约2万元。杨棋全受访时坦言并不了解新措施对他有多少帮助。因为经济情况不佳,未来15年还得每月偿还800元房屋贷款,生活压力很大。   对他来说,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应付每月房屋贷款,因此延迟提取公积金最低存款,并不是好消息,却也只能无奈接受。   另一方面,手头相对宽裕的年长者大多不介意迟些提取公积金最低存款,累积更多养老金。在食品工厂包酿豆腐陷料的谭美珍(52岁)月入1000多元。她育有三个子女,除小儿子还在念大学外,其他都已独立,定时给家用。

  根据新制度,谭美珍将来要到65岁才可提取最低存款,但她一点都不介意。她说:“这样以后储蓄就会多一些,退休有多点钱花。”

低薪者缴保健储蓄有机会得奖 四次抽奖共1400多份奖金

2007-09-15   转载自“联合早报

● 林慧慧   政府继就业入息补助后推出另一具创意方式,以鼓励低薪工人加入公积金制度。   新推出的“缴交保健储蓄抽奖”(Medisave Contribution Draw)以奖金吸引低薪工友至少缴交保健储蓄,确保公积金户头有存款应付晚年医药开销。   抽奖只让月入不超过1500元,住屋年值不超过一万元的低薪自雇人士和散工参加。据估计,本地大约有10万名低薪工人。 奖金数额由100元到5000   “缴交保健储蓄抽奖”每三个月举行,第一次在明年6月,最后一次在后年3月。四次抽奖共有1400多份奖金,数额100元到5000元。   主办抽奖的建议是由李显龙总理在今年5月劳动节集会上提出。他当时强调,主办这样的抽奖不是要鼓吹赌博,他认为以抽奖为奖励,让人从中得到一些乐趣无伤大雅。   人力部兼教育部政务部长颜金勇昨天参观食阁集团“口福”了解该公司聘用合约员工的制度时,宣布这项奖励低薪员工缴交保健储蓄的新措施。   他说,政府希望每名员工最终都能加入公积金制度,因为这是政府帮助国人退休时有财务保障的其中一个重要方式。   他强调,推出抽奖只是政府采取的策略之一,较早前的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也是为了鼓励低薪工人缴交公积金。

这项抽奖的“游戏规则”是合格的低薪工人只要至少缴交10%保健储蓄,就有一个抽奖机会;缴交全额就有10个机会;分期缴交保健储蓄者,当局将按缴交款额比例发出对等的抽奖机会。   例如,月入1000元工人,原本每年需缴300元保健储蓄,要是他在明年5月前缴交今年的全额保健储蓄,他每次抽奖就能获得最高10次抽奖机会。   针对为何把这项给低薪工人参加的抽奖设计得如此复杂,颜金勇回答说他不觉得这个抽奖规则难懂。他指出,如此设计是为了让低薪工人即使缴交10%也有机会赢奖。   幸运获奖者将能领取全数奖金,无需把部分奖金存入公积金户头。颜金勇说:“我们了解低薪工人需要现款应付日常开销,所以决定提供现金奖励。”     当局用心良苦鼓励低薪工人为日后的医药开销做准备,但这项抽奖对低薪工人有多大吸引力呢?   52岁的清洁工郭月卿受访时说,她每月700元收入除应付本身的交通费、日常开销,及组屋期款等已不太够用,恐怕很难有多余的现款存入保健储蓄。   她每年需缴的保健储蓄大约210元,要是分期缴交,每次最多21元,尽管这可能是她负担得起的范围,但是她还是对缴交保健储蓄、及抽奖中的5000元大奖没有兴趣。   她说,解决实际生活开销的问题更迫切,“有几万人参加(抽奖),轮不到我赢奖的啦。”   不过,也有人表示不介意碰碰运气。兼职咖啡店助手王苏艳(35岁)说,她倒是觉得不妨一试。她月入500元,只需缴交10多元就有一个抽奖机会。

  她说,虽然可能希望不大,但就当买马票博一博运气也不错。

2007-09-13        转载自:联合早报


 

 

颜金勇:聘62岁以上员工 不应一刀切式减薪

 

● 林慧慧   公司企业要制定重新雇用年长员工的机制,不妨借鉴新加坡食品工业的经验。   这家以供应军营伙食见称的上市食品公司可说找到了一个双赢方案,在不影响公司商业利益的情况下,帮助退休工友重新受雇。   人力部兼教育部政务部长颜金勇昨早在参观了该公司之后,对他们所取得的绩效感到赞赏,并认为新加坡食品工业的“成功经验可供其他公司参考效仿”。   新加坡食品工业现有800多名非执行级员工当中,近一半年龄在50岁以上。而单是去年,获得重新聘用的62岁员工就有31人。   公司首席营运总裁林峰指出,他们相信年长员工只要有正确工作态度,也能对公司有很大贡献,这也是为何公司在征聘广告中总是强调欢迎40岁以上员工。   为了帮助达62岁退休年龄员工接受重新受聘安排,公司做出的准备工作就包括:人事部在员工达62岁前的两个月就约他面谈,了解他继续工作的意愿;另外也会与员工商讨重新受聘后的职务范围、薪水及所需接受的培训。   虽然这些员工在达到62岁后都是以每年续约方式继续受聘,而且还要接受10%减薪,但是跟市场上许多公司不同的是,新加坡食品工业并没有取消这些退休员工的医药福利,更重要的是,还会继续给予他们常年加薪。   不过62岁员工要获得重新受聘,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他们的精神与体能都能应付工作需要,另外,过去的工作表现记录也必须良好。   据公司人力资源部资深经理陈炳灼透露,平均有85%达退休年龄的员工继续留在公司工作,那些没有继续受聘的退休工友,大多是选择停止工作而离职。

66岁的厨师许秀珍是其中一名选择继续工作的工友。她已经在该公司服务近8年,主要负责在双溪格当兵营为那里的军人准备餐食。   她说,每天的工作时间从早上4时到中午2时,工作包括准备60人分量的米饭,相当粗重,不过她认为自己体能还能应付,所以继续工作。   她说,最重要的是在那里工作久了,对公司有归属感,这是为何虽然有好几次想离职,却经不起公司挽留,结果还是待了下来。“做惯了,这里像大家庭一样,不舍得大家。”   为了减轻年长工友的工作负担,新加坡食品工业成功申请到劳动力发展局“优势计划”9万元的赞助,购置蒸汽清洁系统,机械化清洗烹饪器材的过程,大大提高工友的生产力。   针对多数公司采取一刀切方式给62岁以上员工减薪10%的做法,颜金勇指出人力部并不鼓励这样的安排,认为公司应该按照各别员工的能力、表现和重新受聘后的工作范围来决定减薪幅度。   他坦承,公司要制定退休员工的减薪准绳,确实没有一套可以以一概全的方程式,不过,“提高年长员工受雇能力”的劳资政委员会将在接下来一年内,制定薪金调整的指导原则,给公司参考。升幅高过车资涨幅”   新捷运和SMRT巴士昨天发布的文告指出,消费税增加两个百分点及雇主公积金缴交率调高1.5个百分点这两项新措施,比今年车资调整的涨幅1.52个百分点还要多。由于营运成本不断地提高,业者很难不调高车资来应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