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happyangelclub | 九月 18, 2007

古稀夫妻要租组屋/住屋政策等

2007-09-12       

转载自:联合早报  

———————————————————– 

稀夫妻要租组屋  

李梅香    

笔者夫妇俩从2004年卖屋至今已三年余,所剩的钱已无多,故在数月前到建屋发展局申请租赁租屋,我们一连去了几回,也会见了议员及请社工帮忙,都不得要领。而我们两老又是贫病交迫的古稀老人,现恳请有关当局给予帮忙,尽快给我们一个棲身之所。       

2007-09-15      

转载自:联合早报  

———————————————————– 

租赁组屋的数目有限   谨答复《联合早报·交流站》于912日刊登的李梅香读者投函《古稀夫妻要租组屋》:    

李读者在几年前把组屋卖掉,现在希望向建屋发展局申请租赁组屋。租赁组屋的数目有限,租金也获得政府大量津贴,对象是没有能力购买组屋的低收入公民家庭。所以,在公开市场出售组屋的屋主,在30个月内不可以向建屋局申请租赁组屋。他们不应该同更需要组屋的人竞争。那些两次出售直接向建屋局购买的组屋的人,则将永远不能直接向建屋局购买或者租赁另一间组屋。    

对面对严重经济困难的家庭,建屋局会视个别情况而定,考虑豁免上述的条例。李读者可以打电话联络我们的职员(6490-2407Mrs Ng-Chua Ban Hua蔡曼华或者6490-2410Mr Fong Long Wah 冯朗华)提供更多详情,以便我们进一步了解情况。  

建屋发展局 副处长(租赁) 何胜源  

=================================== 

2007-09-15      转载自:联合早报  

——————————————————————————– 

适时检讨租屋限制  

蔡谋盛  

最近有读者反映,由于个人原因,欲出售本身的住屋而转求租赁组屋,却碍于有售屋后30个月内不得向建屋局租屋之条例,无法如愿。    

个人认为此实施多年的条例在成立之时有其原因,旨在确保较贫困买不起组屋者能以低廉的租金来租屋。多年以来,随着社会、经济和人口结构的演变,此条例或许需要调整了。    

有人买屋时寻求最长30年贷款,过了55岁之后才知道公积金的普通和特别户头已被关闭,剩下的最低存款已被纳入新成立的退休户头,且须等到62岁之后才能动用,对自己的健康状况和工作能力起疑,担心无法偿还贷款。   

另一种情况,独居的单身长者在去世后,其后人在卖房子分遗产时会面对或多或少的麻烦(即使已作了遗产分配)、或长或短的耽误。也许,独身的年长者有先见之明,不如先把房产卖了套现,租间小房子,在有生之年把钱财分了,走了之后,租房直接交还建屋局,相对简单快捷。  

笔者建议,考虑逐步放宽此“售屋后30个月不得向建屋局租屋”之条例。比如:50岁以下者此条例依旧;51岁至55岁者在售屋后20个月内,56岁至60岁者在售屋后10个月内不得向建屋局租屋;而61岁以上者完全无限制。个人觉得这调整会与其他协助年长者的措施如组屋反向抵押、部分屋契回卖,有相同意义。因申请租赁组屋已有现有的限制,如最高家庭收入顶限,此调整该不会被滥用。   

2007-09-13   

转载自:联合早报  

———————————————————–     

应以家庭成员的平均收入为准  

张文水  

读了817日《联合早报·交流站》周大恩“请尽快帮助要结婚的购屋者”一文,本人感同身受。 

文中提及大龄青年结婚时的困窘:两人收入合起来刚巧超过购买组屋的顶限8000元,失去了购买组屋的资格却又负担不起昂贵私人公寓。 其实,这样的境况不仅是刚要共筑爱巢的青年会碰到,步入“耳顺之年”的中年夹心层,位不居要职,不在经理、主管级的普通白领员工,收入高不成低不就,兼之上有老、下有小,更认为建屋局对购买组屋的家庭收入顶限的规定缺乏弹性,与政府所倡导的亲家庭政策背道而驰。    

以笔者为例,于98年在公开市场购买一间四房组屋后结婚,生育两名子女,聘有一名女佣。为了便于照顾孩子,父母前来同住。如此一来,七口人“济济一堂”,挤居于同一屋檐下。正想换个宽敞点的住房时,惊觉夫妇双方的薪金合起来刚巧超过了8000元顶限,失去了购买新组屋的资格;而如果向公开市场购买,也无法享有政府提供的低利率贷款,便觉得不胜负荷。试想想:家庭月入8000元,一家七口的费用,人均千余元,在生活费高涨的狮城,算是中产、低产?我不知道。扣除每月所需,我知道仅能以“捉襟见肘”来形容,为何不能享受组屋津贴?    

笔者的一位朋友结婚时申请了一间位于榜鹅的新组屋,现育有三个孩子,老人白天从大巴窑住家过来帮忙。为了减免老人早晚奔波于两地(榜鹅大巴窑)的劳顿,朋友想在靠近父母的一带选购组屋,但也遇到同样的困境,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且不提房价节节攀高,令人咋舌;即使咬牙买了,也不能享有低利率贷款,更不可能指望有朝一日(也许哪天失业了)条件符合了,可以把贷款从私有银行转向建屋发展局。    

诚然,对购买组屋的家庭收入设置顶限,建屋局的初衷是为了防止有人滥用政府所提供的住屋津贴,从而杜绝个别为富不仁者的贪婪心理,以期从一定程度上减轻社会上的贫富悬殊。但由于所提条件欠缺现实考量,往往殃及池鱼。如上所述的两例。    

现在,要检讨的关键是,有权享受政府津贴来购买组屋的家庭,到底应具备怎样的条件?设想一下,与笔者情况差不多的一对夫妇,两人收入总和虽不及8000元,但没有生养子女,人均收入近4000元,比起拖家带口的家庭,生活当然就显得宽松;再把目光放远点,既然报税时,育有子女的父母可以享受扣税,那么,为什么这个政府引以为傲、世上绝无仅有的住屋津贴,就不能考虑子女的因素,而以家中成员的平均水平来计算?这应该是更为合情合理的。    

有鉴于此,本人认为建屋局在设置组屋购买者的条件时,不应着眼于家庭总收入的顶限,而应该以家庭成员的平均月收入来做标准。否则,政府亲家庭的理念如何深入民心?如何让年轻人早婚早育多育?如何解决人口急速老化的现实?又如何让三代同堂成为普遍的家庭模式,让老人颐养天年、子孙满堂的梦想变得不再遥不可及?组屋购买者的收入顶限是否到了该检讨的时候了?请当局三思。    

2007-09-17    

转载自:联合早报   

———————————————————– 

建屋局有措施可帮屋主  

谨答复《联合早报·交流站》于96日刊登的陈鸿财读者投函《一个年长工友的困境》:    陈先生想要知道,万一被裁退,每月的屋子贷款是否可由公积金存款扣除,建屋局又是否可以让他转换较小的屋子。    

建屋局有一些措施,在可能的情况下,帮助经济有困难,无法支付组屋贷款的屋主。陈先生可以打电话6490-2238联络我们的职员何书毅,以便我们针对他的特殊情况,为他提出适当的建议。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