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happyangelclub | 九月 18, 2007

辅导死者家属很重要

2007-09-13      

转载自:联合早报  

——————————————————————————– 

辅导死者家属很重要  

李桂月    

对于卫生部长许文远所建议的“让更多末期病患,如愿在家中过世”,我非常赞同。我想很多老人都有这个心愿,家父也不例外,只是他只能死在中央医院。    

家父在四十多岁便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但他没有放弃生命。他按时吃药,并且多做运动。直到他六十多岁,他又患上糖尿病,肝也有硬化的迹象。那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为自己的后事做了一些交代,也为自己和家母买了灵位,他不想我们到时手忙脚乱。    

还好家父又多活了几年,直到去年医生说他的大肠和小肠之间生了一粒恶性肿瘤,必须马上动手术。家父原本不想动手术的,因为他听说很多老人动了手术就不行了。刚好那次是我陪他去看医生,我见医生对这次的手术好像很有把握,我又担心家父如果不动手术,会如医生所说的严重到吐血,便联合医生说服他动手术,没想到……   手术过后,医生说非常成功。可是家父苏醒过来后,却痛不欲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第二天半夜,医院便打电话来说他体内出血,必须再动手术。母亲、大哥和我赶去医院签字。之后家父再也没有醒来了。医院要解剖尸体,以便找出死因,尸体必须先放入冰箱储存。我们都不答应,因为家父生前有交代,他死后不要放进冰箱,他不要尸体变冰冷。    

家父去世之后,我的心一直无法平静下来。刚好那时我意外怀孕了,等了13年终于可以有第二个孩子了,那时我还以为家父在天之灵保佑我,没想到过了两三个礼拜却不知什么原因流产了。那段时间,我痛不欲生,幸好有我的先生不断安慰我,抚平我的情绪。    

很多人都认为死是不吉利的,能不谈就不谈。其实生老病死是难免的,我们必须勇敢的面对现实。我想家父死后,如果我有接受心理辅导,情况可能就不会那么糟,可见如何去辅导死者家属也是重要的。国人也应该多谈死亡问题,未雨绸缪。  

Advertisements

Responses

  1. 绝对同意! 我也是过来人。

    爸爸在 2001 年突然在家中去世,当时不熟悉死亡的我,非常的伤心和自责。丈夫不明白为何我过了一个月后依然难过,为此我们常吵架。

    我开始走出悲伤是在六年后的 2007 年。 而真正的痊愈则是在 2009 年。

    现在我是以欢愉的心情去思念父亲,还可以与母亲和姐姐笑谈爸爸以往的糗事。最重要的是我又开始天天扮美美了  !

    Life is understood when you think back. However, I wonder if I had the empathy from my husband then, would this unpleasant period be shorter ?

    • Thanks Cecilia for your sharing. Greatly appreciate it.
      感谢Cecilia的真情分享,我相信所有在看这则分享的读者,都能够从中受惠。

      我们也要为你的努力喝彩,希望你的经历,也能够成为他人的动力,向你学习。

      大家一起加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