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happyangelclub | 十月 8, 2009

Don’t know who is the MP?不知选区议员是谁?

摘录自 新明日报“非常话题”28-5-2005

“回应不知选区议员是谁”读后感

作者独居老人

林珍读者写的回应“不知选区议员是谁”刊在新明日报5月14日的“非常话题”版上,写的很好、很坦诚、很真实地反映出他在选区基层组织工作时,所遇到的各种不愉快事情。

这篇文稿笔者读了二次,心中很激动。的确,林珍读者写出了心中的话、心中的感受。当然,我们也要感谢新明日报“非常话题”把这篇文稿刊登出来,让读者明了还有一条真正能下情上达的渠道,新明日报“非常话题”版能让广大的读者将心中所要讲的‘真话’说出来。

其实,无论是在选区的基层组织领袖、报章媒体的言论版、能真正做到反映低层贫老、穷困平民百姓、体弱多病、行动困难的独居老人等的各种需要协助、帮忙、救济的报道并不多,多数的报道只偏重在报喜不报忧。注重报道第一季又制造多少工作岗位?生活消费指数又下降多少百分点等等,而那些被裁的上了年纪的工人、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年长者,那些因找不到工作而失望地呆在小贩中心、食阁、地铁站、车站、百货商场周边、公园、机场等处的人群却没有人去理他们、去听他们的怨歌、去了解他们的困难,这些都是满腹委屈、失业又失望的穷困老百姓,他们受教育不高、多数不知道有困难该向哪个部门请求协助。

笔者在70、80年代也曾经在选区基层组织担任了10多年的所谓基层组织领袖的义务工作。亲身体验经历过选区基层在工作时的类似情况。

由于议员多数身兼数职,能真正花全日时间投入在选区的事务上并不多。因此,议员只得依靠身边几个贴身助手协助组织各类选区活动、报告选区近况。

假如部长要访问选区,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整个选区上上下下的基层组织人员差不多都被动员起来,各个组织、团体都得分工合作、把选区里里外外做得漂漂亮亮、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部长要访问的地点、家庭都得事先处理预备妥当,因为部长要来参观访问嘛!

世界在变、新加坡也在变、议员或部长要深入民间,了解民情,了解下层贫困老百姓的生活起居及他们所面对的困难,是否应该也改变一下访问的方式,私下在2至3个小时前约选区的几个主要基层领袖,一起到选区内访问,如选择一房式、二房式或三房式的组屋,访问家庭由部长或议员自己选择,这样的访问方式所收集的资料比较真实。

一个老朋友告诉我,我们尊敬的李光耀资政,当年担任总理时,为着使新加坡在各方面的建设(特别是组屋区)取得合乎他的要求水平,多次在接近下班时通知下属,他本人要到某某组屋区或某某区域视察,让下属在短时间内安排,时间一到他马上出发。新加坡人民都知道李资政是个完美主义者,无论做何事,他都要求做到最好。没有李资政当年的高规格要求,目前的新加坡可能就不是这个样貌了!

Don't know who is the MP

Advertisements

Responses

  1. 回应【不知选区议员是谁?】

    【注:此文刊载于 14-5-2005 新明日报非常话题 作者:林珍(乐龄中心顾问)】

    陈文读者为‘不知选区议员是谁’(5-5-05非常话题)提出了一针见血的看法,我认为他还遗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些部长、议员缺乏生活体验、缺乏真诚沟通与怜悯之心。

    是故,一些部长和议员根本无法‘真了解’最低下层的人民需要,因为,往往当他们想要到一房式租赁组屋,去拜访那些穷困的独居老人时,社区里的一些官方机构就上紧发条,赶紧选出几户最干净的老人住家,让部长们参观,而其所要参观的那座组屋周围的环境,也会提前被大清洗一翻。到了部长来访时,他的左右挤满了贴身的大小社区官员,引领着他前往事先安排好的住家参观。参观访问完毕,官员们当然皆大欢喜。有一次,我被通知说有某某部长要来访问,有几位社区官员要我选一户好人家受访,我依指照做,带着那几位社区官员到两位老人家里探路,见官员们没表不满意我的安排,我以为部长来访之事就这么敲定了。于是向老人家说明关于部长将来访之美事,老人家听了,好开心,露出期待与喜乐的笑意。

    后来,听说那些社区官员其实并不满意我的安排,因为他怕部长不满意那户人家的居住环境。所以,自己选了一户他认为最满意的住家供部长参观,并在没有通知我和先前那位老人的情况下,擅自取消了老人的被访资格。老人不被尊重,失望之情可想而知。其实,我认为那户家庭非常干净,主人夫妇俩都生活得很积极,他们领取福利救济金,人很健谈,丈夫80多岁,患有心脏病,依旧全心全意地照顾双眼失明的太太,夫妇俩相依为命,平日难得外出,最喜欢有人来探访他们了。可是却因为有人要做好表面功夫而剥夺了老人家与部长交流的机会。如果连那么干净的家庭都被筛选出来,那么,部长议员们又岂能有机会看到那些简陋不堪的家庭环境呢?到底还有多少下情无法上达呢?

    另一次,我带了一群独居老人参加一个节日晚宴。只见部长在台上用英语致词,高谈经济萧条等国家大事,台下那些贫困的老人,如鸭子听雷,只管低头进食以填饱肚子。那一刻,纵使有一篇再好的演讲词,也派不上用场,而如果那位部长能够用华语参杂方言,和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老人,谈一些他们所感兴趣的生活话题,相信将为那个节日的晚宴增添不少情趣,老人家们才能够感受到部长的关爱之情啊!

    怜悯心之,非人人所有。那些住在一房租赁组屋里的贫弱老人最基本的需要是什么?是温饱和电梯啊!老人家希望建屋局赶快来给他们翻新电梯,好让他们方便下楼来活动。在人口迅速老化的今天,纵使我们的乐龄节目策划得再好,没有老人的参与是不行的,许多80多岁而又双脚无力的老人,向我吐诉他们实在无法爬那几十层梯级。听说之前有其他机构的义工向当局反应,也有老人趁部长来访之际亲自向部长请愿,然而,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这次,老人见我要替他们写信传达意见,都高兴得不得。虽然,我得到了当局的回复,确定会将该座组屋纳入翻新计划中,可是,并没有被通知是何年何日?看来,可怜的老人家们,还得痴痴地等待下去。而那些坐在冷气室里的官员们,又岂能体会老人家的疾苦呢?老人家和残障人士一样,最需要的是无障碍空间啊!

    这些老人,也是选民,就不晓得他们是否也被包括在那两成不知区内的议员是谁的调查结果名单内

  2. 注:此文刊载于新明日报(13/9/2005 作者:林珍)

    主题:用什么心态办活动?

    最近,在策划老人中心和居民委员会一起联办的中秋节活动。

    居委会负责提供晚餐和幸运抽奖,我和义工及一些乐龄朋友则负责准备米粮礼包给那些领取福利金的穷困老人,我们也负责呈现两个小时的娱兴节目。

    大家在各自的岗位,和自己的团队开会讨论。昨天,我致电居委负责人,彼此做最后的节目流程确定。

    对方说:“我们坚持晚餐必须在八点才吃。”

    我说:“八点真是太迟了,老人家受不了,他们的晚餐时间一般是在五点半至六点半之间。”

    “不会迟啦!我们的节目,一向来都是八点吃晚餐的,不然大家早早吃完就跑掉了,部长来了都没人了。”

    “如果你坚持这么做,我会很心痛,因为你们用晚餐来惩罚他们。我建议把晚餐时间推前,把提灯时间和抽奖节目诺后就行了,太早提灯天还很亮。我是当晚的司仪,我会在台上做一些必要的呼吁。”

    “我的团队已经开会这么决定了,我不想更改。我最早可以给你的老人在7点45分吃晚餐。”

    对方的语气很坚定,我也不想让她难做,我妥协了。但是,下一次,除非我们可以在晚餐时间达成协议,否则,我将不会再和该区的居委会搞联办活动。

    放下电话后,另一分区的居委主席来电,要我隔天晚上六点半带一些老人去某处领取中秋月饼,我问:“六点半,有准备晚餐给穷困的老人吃吗?”
    对方说:“没有,只是两个月饼,有部长要来分月饼啊!”
    “抱歉,那不去了,因为我们今天也已经有善心人来分月饼给老人了。那些脚没力的老人无法特地到你哪儿去拿两个月饼。”

    如果我是部长,我会指示居委会替我安排,让我亲自到那些一房式租赁组屋楼下分派月饼给独居老人,而不是要老人家费了好大劲才可享受到由部长亲自发给的月饼。

    我心里很明白,举凡有部长要来时,那些相关的工作人员总是得安排很多人在哪儿等候,场面才比较好看。到底这是部长要的,或是下面的工作人员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呢?部长能否指示居委人员,让老人家不必等他们来了才可吃饭?其实,让老人家吃饱了,等部长来了,大家就站起来拍手欢迎他,那多好、多有礼貌。我见过的一位部长,他来到我的老人中心,他是很关心与体恤老人家的,之前那些相关的工作人员在部长来访时,还担心这担心哪的,结果都不是这样子啊!

    我想起多年以前,我去上了一个关于培训义工的课程。讲员拥有20多年的相关经验,当课程结束时,他问起我的工作情况,在获知我将必须和居委会一起联办活动时,他握着我的手说:“恭喜你,我听说很多议员部长已经很不满一些居委工作人员的做法了,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当时,我苦笑,是这样吗?若是,那是悲哀的。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大家都缺乏体恤与怜悯之心吗?难道部长因为公务太忙,忍心让那些老人家苦苦等候吗?难道居委会不能破格,打破一直以来的处事方式吗?难道没有人敢告诉议员或部长,出席老人活动的时间最好是准时和提早一点吗?如果部长太忙,最好别答应出席,以免到时无法赴约,让老人家失望。

    帮助老人时,也要顾及到他们的自尊。前不久,我急着替一些经济有困难但身体健康的老人找工作,一位居委会义工递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说:“这份清洁工作不错的,叫你的老人勤劳一点,不要整天只懂得靠政府。”

    他到底是代表哪个机构在施舍一份自认为很不错的工作给一个贫困的老人呢?

    助人,是发自内心的。一个不为己利、不做表面粉饰,真正以老人的福址为重,才算是成功的乐龄活动。

  3. 下情上达
    (注:此文刊载于新明日报“非常话题”4-10-2005 作者:林珍)

    一早,电话的一端,传来阿婆的哭泣声。我按捺住内心的不安,请她慢慢把话说情楚。她说:“对不起,我实在是说不出话来。。。。我很感动,因为看了你那篇【用什么心态办活动】,你很懂我们老人家的心、你很勇敢、你敢说真话,请告诉他们,老人活动不适合太早或太迟,也不可以要我们走太远才拿到礼物,因为很多老人的脚都没有力。。。。。。”阿婆一口气说了很多意见。我答应阿婆,会把她的话传上去,也征得她的同意,把我们之间的部分对话写出来。

    是意外也是惊喜,该文竟带给一位87岁的阿婆,如此深刻的感触与安慰。

    曾经有不少人以轻藐的态度问我:“为什么你每次都买新明日报?那可是小报啊!有什么好看?”
    我说:“一定要看,因为我可以从里面看到中下层人民的心声,偶尔也可以看到有关当局的回应。”

    在此,要特别感谢人民协会总执行理事长对一文,作出急速与真诚的回应,该文不是投诉篇,只是据实反映,目的在于希望大家多加注意并加以改进就行了。如果各个部门都像人协一样认真看待的意见,我相信,这将有助于提升我们的服务素质。

    ××××××××××××××××××××××××××

    有善心人来替老人庆中秋。对方体贴老人家无法走远,特地在他们那一房室式组屋楼下设丰盛的自助餐热情款待老人,还分发少糖份的月饼给他们。老人家都好开心,说从来没有人来和他们一起庆祝中秋节。

    善心人要求我接受电台的访问,我顺便在空中谈起希望该座组屋的电梯快快被翻新,让它停留在每一层,好让老人家方便上下楼。电梯的进口处,很不平坦,地砖凸起来,轮椅根本很难进出,老旧的电梯门,还多次碰伤老人家。之前我写信到相关部门,也在报章反应,一些老人家更亲自向议员反应了,得到的答案是如果需要翻新,将会个别写信通知住户。我耐心和无奈地等待,没想这一次,在空中一呼,竟然马上看到有工作人员来将电梯人口处的凸砖,全部重新铺平。虽然还不是做得很理想,但是比以前好很多了。

    我想起万国地铁站的白象事件,也许哪里的居民也和我一样,所有该传达的管道都用尽了,最后才献上8只可爱的白象。那些为此事持不同意见的人,如果也和当事人一样感同深受,大概就会明白那白象主人的用心了。

    虽然我依旧很心急于该座一房式组屋何时才安装警报系统?何时才有电梯和厕所翻新?何时才设立一间乐龄中心?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冷静并耐心地等待结果;我也学会了体谅相关机构。也许当局有他们的预算和原因,无法尽速配合居民所需;也许大家都在等待那个最高的决策人一锤敲下,才可以行动,也许我所关注和担忧的事,和其他事项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也许是哪个部门的哪个职员执行力度不够,也许。。。。。。

    无论那是什么原因,希望有关当局先加紧专注翻新全岛组屋(从1房到5房)的电梯,让老人家和残障人士自由上下楼,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过着和常人一样的健康生活。更希望所有相关部门携手合作,让一些建筑物和街道,尽早迈向无障碍空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